首页 政府信息公开 要闻报道 政务信息 服务大厅 外事知识 政策法规 友好往来 山西侨胞 经济外事 山西在线 网站地图
 重要公告:
互联网 山西外事侨务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外事知识 > 翻译园地
浅谈外事翻译心得体会

来源:山西省人民政府外事(侨务)办公室  2007年03月09日  【字体:
 
  作为毛泽东、周恩来的主要翻译之一,我曾给新中国第一代领导做过无数次翻译。去年,中国翻译协会授予我长期成绩卓著“资深翻译家”称号。对如何做好外事翻译工作,我谈一些心得体会。
 
“准确”是外交翻译的灵魂
 
  翻译既有一般的普遍标准和要求,也有各专业、各行业性质不同的特殊标准和要求。
 
  普遍公认的翻译的标准和要求,是上个世纪翻译界老前辈严复在其译著《天演论》的序言中提出的“信、达、雅”,这也是对翻译工作的基本要求。“信”就是忠实原文,正确表达原意。“达”就是表达要通顺。“雅”要求表达原作的风格和神采。鲁迅提出的对翻译的要求,首先就是忠实原文,要保存原作的丰姿,其次是文字表达力求易懂。
 
  外事翻译有没有特殊要求?回答是肯定的。这首先是因为,外事工作是一项政策性很强的工作。周恩来总理曾强调“外交无小事”。外交政治语言,是高度精炼的语言,翻译稍有差错,会影响国家政策的理解和执行。
 
  中国外交的缔造者和直接领导者周恩来总理,对翻译工作十分重视。他对外交翻译提出的要求,就是“准确、及时、传神”,中心是“准确”。1969年4月,中国共产党举行“九大”时,我们一批各个语种主要翻译的代表,事先被调集在西苑饭店,预先翻译“九大”的文件,以便大会一闭幕,文件的中外文本同时发表。我们在翻译中遇到的各种问题,都每天汇集到周总理亲自挂帅的大会秘书处。在大家提出的诸多疑难问题中,也着重提出了如何把“毛泽东思想”这个关键的词翻译准、翻译好的问题,碰到了“思想”这个词在外文里有多种理解和表达方式,选择哪一种翻法的问题。有人干脆主张翻译成“毛泽东主义”。问题请示到周总理,态度严谨的周总理,又请示了主席。主席经过认真慎重的考虑,最后确定下了MaoZedong Thought这个译法,而不用Maozedong idea等的译法。这个译法,后来就一直正式沿用了下来。
 
  周总理十分注意用词的细微差别,而且还具体帮助翻译更好、更正确地完成任务。1967年,在同罗马尼亚总理毛雷尔会谈中,当他谈到“思想革命化”时,面对“思想”这个词在外文中可有多种理解和翻法,周总理就预先告诉我,不要翻成“思想活动”的“思想”,要翻成“思想意识”的“思想”。
 
如何做到“准确”
 
  我个人感觉,要从以下方面努力。
 
  首先要有高度的责任感。我们的外事代表,特别是国家领导人,都是代表国家对外表态或进行交涉。我们翻译人员,也是国家代表的组成一员,要时时有“我是代表13亿中国人在讲话”的意识,严格要求自己,准确表达,把握好讲话的准确度和气势。
 
  其次,要有老老实实的态度,“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能自以为是。有时一下子没有完全听懂说话人的意思,一定要弄懂了再翻。个别容易混淆意思的话,一下子没有听懂,有时是难免的。1965年2月,毛泽东接见苏联总理柯西金,幽默地讲反话说:“我这个人名誉不好”。对毛主席讲话的湖南口音,当时翻译犹豫了一下:是讲“名誉不好”,还是“命运不好”?但是,把前后文联系起来,联系到毛泽东还讲到,别人骂他“民族主义、教条主义…”,随即就理解了,他讲的是“名誉不好”。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再其次,要熟悉外文诸多同义词之间的细微差别,了解它们的准确含义,才能选择外文中最合适的同义词。如“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中的“退让”一词,从“concessions(让步),compromise(妥协),yielding(屈从)”这些含义有相近之处的词中,选择意思比较接近的“concessions”这个词。
 
  另外,既要外文好,也要中文好,仅仅外文好远远不够。否则,中翻外时,就难以把握并准确理解中文原文的含义这个前提;在外翻中时,也难以正确丰满地表达外文原文的意思。有些自幼生长在国外、外文非常好的人,就是缺乏根深蒂固的中文底子,因而难以成为优秀的翻译。
 
必须苦练基本功
 
  一、熟练外文工具,是翻译达到准确及时要求的前提条件。要做到反应快,必须“多听、多说、多念”,也就是俗话说的:“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和我一起工作的一些英文、法文等高级翻译,他们说起来,都有所感触“几天不念,嘴就不听话了!”所以,他们一般每天早上都坚持要念一段。
 
  二、熟练数字翻译。由于中外文数字的单位不同,一般翻译都要过这个难关,特别是经贸问题的翻译。例如,外文里没有“万”、“亿”这些数字单位的概念,只有 “千”、“百万”或“十亿”的单位,五十“万”要翻成五百个“千”,六亿要翻成六百个“百万”,一百亿要翻成十个“十亿”。数量单位的量词的换算,更是麻烦。外文里没有“亩”、“斤”、“兆瓦”等量词单位,多少“亩”土地,要马上换算成多少“公顷”;多少“斤”要马上换算成多少“公斤”和多少“吨”;多少“兆瓦”的电力,要马上换算成多少“干瓦”。这些难点,不经过相当长的苦练,没有一定的功力,都是难以办到的。所以,了解这种难点的前经贸部长李强,一说到大额的数字,他都体谅地主动帮助翻译换算。否则,你还是说多少“斤”、多少“亩”,那就等于是对牛弹琴了。
 
  三、掌握成语、俗话的翻译。要翻译好,首先要理解好中外文的成语、俗话。否则,就要闹出大笑话了!例如,把英文里的“the MilkyWay”(银河),错翻成“牛奶路”了!
 
  根据我的经验,翻译成语最成功的,是找到外文里意思和形象都一样的相应的成语。这种例子并不少见。例如,“以毒攻毒”,在罗马尼亚文里就有意思相同成语 “用钉子取出钉子”;“百闻不如一见”、“头发长见识短”这些俗话,也都有相应的说法;英文里“针锋相对”,也有比较相应的说法“tit for tat”。
 
  有的比喻,要用意思相同的“物”来取代,才能表达原来的含义。如“胆小如鼠”,要用外国人习惯用“兔子”来形容胆小,取代“老鼠”。有些外国人无法听懂的成语或俗话,则要加以解释,不能硬翻,否则就要出现已经传为笑柄的、把毛主席说的“和尚打伞无发无天”(利用谐音表达“无法无天”的意思),闹成大笑话地翻成“孤独的和尚打着伞站在雨中”了。
 
  四、要学点速记。我深感翻译必须手勤、勤记,才能保证翻译的准确性,避免漏翻。必需随时携带笔和本子,这是翻译必不可少的随身武器。在没有专门训练速记的条件下,自己也可以创造一些速记的符号,帮助记忆。譬如,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在中苏公开论战的年代里,我国领导人言必称“赫鲁晓夫”之时,我在记的时候,用“h”这个简单符号,代表“赫鲁晓夫”,对我帮了很大的忙。
 
  有时,突然出现翻译需要,而仓促上阵的情况是难免的。记得1964年3月,罗马尼亚派高级党代表团来华,举行中罗两党会谈。会谈期间,突然有一天,齐奥塞斯库没有跟全体代表团一起外出活动,而是留在宾馆紧急约见彭真,谈罗方的新建议。我临时上阵,担任了翻译。没有专门的记录,我既要翻,又要记。彭真同齐奥塞斯库就中苏公开论战问题,进行了重要的谈话。这次谈话构成了中罗两党会谈的重要组成部分。凭着平时练习的速记功夫和后来的回忆,我完成了这次翻译兼记录的双重任务。
 
  记得1966年6月,周总理正式访问罗马尼亚,冀朝铸随团活动帮助记录。冀朝铸并没有专门学习速记,他就是靠自己创造的一些速记符号做的记录,有时比专门的记录,还记得完整。
 
  五、要学第二、甚至第三外语。对于学小国语种的翻译,学会用途最多最广的英文,应该是必需的。在当今世界各种语言相互交叉、相互影响的情况下,许多新词往往都是来自英文。所以,参考英文翻译,就成为必需的了。譬如,在禁止大规模杀伤武器方面,曾一度提出禁止“ABC武器”,如不懂英文,就无法理解“ABC”即来自于“Atomic,Bacteriological,Chemical”(原子武器、细菌武器、化学武器)这三个词。
 
要拓宽知识的领域
 
  领导人的对外谈话往往是以政治外交主题为基干,辅以多种领域知识、甚至是包罗万象的综合性谈话。以前毛主席、周总理会见外宾,都是经天纬地、通古搏今的广泛谈话,上至天文地理、下至物理化学,无所不包。这就要求翻译也掌握多方面领域的知识和词汇。例如,1970年6月,毛主席会见罗马尼亚第一副总理波德纳拉希,他就谈古论今地讲到:“有时候真理是在少数人手里。……14世纪,波兰哥白尼,意大利枷利略,承认生物进化论,那时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达尔文,一个是赫胥黎……。”国防部长张爱萍是个诗歌爱好者,他在一次欢迎罗马尼亚国防部长访华的宴会上,就朗诵起他本人访罗时的一首诗词来了,如翻译没有一点诗歌的知识,就难以胜任。
 
  首先要丰富自已的国际知识,要紧跟日新月异的国际新现象,掌握其中外文的说法。例如,1970年,周恩来总理同罗马尼亚第一副总理波德纳拉希会谈中,谈起当时苏联实行的“芬兰化”政策。我因不熟悉这个概念,就没有能翻得很确切。好在对方也懂得了,算是对付过去了,但是不圆满。
 
  熟悉五花八门的国际组织的名称,也是一项翻译不可或缺的基本功。当然首先就是联合国下面的各种机构(如 “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另外就是各种区域性组织,特别是像“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这样的在国际上活跃的组织,更是经常会论及的。
 
  国际著名政治人物,特别是一些发音非同一般的国家的人物,如越南前党的领导人黎笋(Le Duan),必须死记。国际上著名的政党,往往说起来都用简称,如德国的“基民盟”(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基社盟”(基督教社会联盟),人们说起来都用简称,如果不熟悉,就翻不出来,要吃苦头了。世界上著名的报纸,领导人谈话往往都是要提到的。这些报纸的名称都是所在国家的语言,翻译都要学会,否则就要卡壳了。例如,法国 “世界报”(Le Monde)、埃及“金字塔报”(AI Abram)、德国“明镜报”(Spigel)等。
 
  必须学习世界地理知识。这方面由于缺乏必要的知识,闹出来的笑话也不少。阿曼苏丹国的原文是Oman,但不少人以为原文是Amman,这就弄成了约旦的首都“安曼”了。甚至有的电报都发错了,把给阿曼这个国家的电报,错发到约旦首都“安曼”去了!另外,国际上一度常讲 “ABC国家”(Argentjna,Brasil,Chile),如不懂英文、没学这方面的知识,就不会懂得,更无从翻译了。
 
  对于不懂日文的人来说,熟悉日本的人名和地名,那简直就是一间专门的学问。但一个合格的翻译,必须去学好它。特别是一些著名的地名,必须记熟,如长崎(Nagasaki)、大阪(Osaka)。有些越南的地名,发音也比较特别,也必须下功夫,如金兰湾 (Kanlan)、岘港(Danan)。这些,除了下死功夫,没有别的办法。
 

  随着经济外交重要性的日益增长,丰富经济贸易方面的知识和词汇,对翻译的要求来说,也越来越高。就从贸易的方式来说,早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起,“现汇贸易”、“补偿贸易”、“换货贸易”(barter)和 “记帐贸易”(clearing)这些词,就已经是翻译不可不知的词汇了。当然,现在这类的词就更多了。

 

                             (蒋本良)


责任编辑: 外事管理员
  我要打印     关闭窗口
 
 
  印象山西
地理位置  自然资源
经济发展  交通通讯
科研教育  旅游风光
  文化山西
山西历史  山西名人
山西文物  山西文艺
  资源山西
煤炭  电力
冶金  焦炭
  机遇山西
投资政策  投资优势
投资环境  投资程序
  投资山西
煤化工产业  材料工业
装备制造业  特色产业
高新技术产业  旅游业
 
关于我们  |  服务介绍  |  法律条款  |  专家顾问  |  在线反馈  |    |  友情链接  |  旧版网站  
山西省人民政府外事侨务办公室(2006) 版权所有 | 联系电话:0351-4040426
地址:太原市迎泽大街388号 邮编:030001 Email:service@sxfoa.gov.cn
制作维护:山西省外事侨务信息中心 | 联系电话:0351-4040426转3009
备案号:晋ICP备09000115号